专刊速递 | 乳腺癌、卵巢癌等女性恶性肿瘤本周最新研究成果

2019-09-05 13:00 来源:丁香园 作者:邵宜
字体大小
- | +

关注科研进展,掌握最新动态。

丁香资讯,为您盘点近一周肿瘤科前沿讯息。

尼拉帕利+贝伐治疗复发性卵巢癌有效

铂类为基础的化疗是铂类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治疗基础,但是毒性较大。贝伐珠单抗和 PARP 抑制剂在卵巢癌中都具有良好疗效,二者联合可能可以做到免化疗。AVANOVA2 研究探索了尼拉帕利联合贝伐珠单抗的疗效,结果发表在 8 月 29 日的 Lancet Oncol[1]。

无化疗联合方案铂类敏感复发性卵巢癌患者中显示出卓越的疗效,PFS 显著优于尼拉帕利单药,值得行随机 3 期试验进一步研究。

研究详情

97 名接受过铂类治疗以及 ≤ 1 线非铂类方案治疗的复发性卵巢癌患者(允许接受过贝伐珠单抗或 PARP 抑制剂维持治疗),随机(1:1)接受尼拉帕利 300 mg Qd+贝伐珠单抗 15 mg/kg Q3W 或尼拉帕利单药治疗直至疾病进展。首要终点是 PFS。

中位随访 16.9 个月。和单药相比,联合组的 PFS 显著改善(中位 PFS,11.9 个月 vs 5.5 个月;HR 0.35;P<0.0001)。3 级以上不良事件发生率分别是 65% 和 45%。

最常见 3 级以上不良事件为贫血(15% vs 18%),血小板减少(10% vs 12%)和高血压(21% vs 0)。联合治疗增加了蛋白尿和高血压发生率。没有治疗相关死亡。

第四款 PARP 抑制剂可用于 BRCA 突变乳腺癌的新辅助治疗

Talazoparib 是第四款获批的 PARP 抑制剂,在 BRCA 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中具有疗效。8 月 28 日,JCO 发表研究,评估了 talazoparib 单药治疗胚系 BRCA 突变可手术乳腺癌 6 个月后的病理反应 [2]。

不需要化疗的加入,Talazoparib 单药 6 个月的新辅助治疗即具有显著的残留癌症负荷(RCB)-0 率,且毒性可耐受。显著的病理反应率支持 talazoparib 进行进一步新辅助治疗研究。

研究详情

20 名具有 1 cm 以上胚系 BRCA 阳性的侵袭性乳腺癌患者(除外 HER-2 阳性肿瘤)接受治疗前活检,之后接受 talazoparib 1 mg Qd 治疗 6 个月后行根治性手术。患者根据医师选择行辅助治疗。首要研究终点是 RCB,计算 20 名患者中 RCB-0 和 RCB-I 的反应率。

患者中 16 名为 BRCA1 阳性,4 名为 BRCA2 阳性。15 名患者为三阴性乳腺癌,5 名为激素受体阳性。RCB-0(病理完全反应)率为 53%,RCB-0/I 率为 63%。8 名患者(40%)出现 3 级贫血需要输血,3 名出现 3 级中性粒细胞减少,1 名出现 4 级血小板减少。9 名患者需要药物减量。

Avelumab 治疗复发/持续性子宫内膜癌

帕博利珠单抗已经被批准用于不区分瘤种的错配修复缺陷(MMRD)实体瘤,但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错配修复完整(MMRP)和 MMRD 的子宫内膜癌中的作用还不清楚。JCO 近日发表了 PD-L1 抑制剂 avelumab 治疗 MMRP 和 MMRD 子宫内膜癌的 II 期研究 [3]。

Avelumab 在 MMRD 子宫内膜癌患者中表现出抗肿瘤活性,疗效与 PD-L1 状态无关,而在 MMRP/非 POLE 突变患者中活性很低。

研究详情

这项 II 期研究评估了 avelumab 在两个子宫内膜癌队列中的作用:(1)MMRD/POLE 队列,即免疫组化发现一种以上 MMR 蛋白表达丢失和/或 POLE 核酸外切酶配体突变;和(2)MMRP 队列,即所有 MMR 蛋白正常。患者接受 avelumab 10 mg/kg Q2W 治疗直至进展或毒性不可接受。共同首要终点是 ORR 和 6 个月的 PFS(PFS6)。

33 名患者入组。MMRP 队列由于无效而早期关闭:16 名患者中仅有 1 名具有 OR 及 PFS6 反应。MMRD 队列达到首要终点,15 名接受治疗的患者中,4 名 OR(1 名 CR,3 名 PR;ORR 26.7%),6 名达到 PFS6 反应(PFS6,40.0%)。PD-L1 阴性患者也有反应。

宫颈癌患者行新辅助化疗结局更差

包含顺铂的化放疗(CRT)依旧是局部进展期宫颈癌(LACC)的标准治疗,但 40% 患者会经历疾病复发,需要其他治疗策略以改善结局。JCO 于 8 月 26 日公布一项 II 期研究,评估顺铂+吉西他滨新辅助化疗(NAC)之后行 CRT 的疗效和安全性 [4]。

结果发现在 LACC 的治疗中,标准 CRT 中加入顺铂/吉西他滨的 NAC 后,PFS 和 OS 反而劣于单纯 CRT。

研究详情

107 名 LACC 患者随机接受 3 周期 NAC 之后行顺铂周疗联合盆腔放疗的标准 CRT(n = 55),或接受单纯标准 CRT(n = 52)。首要终点是 3 年 PFS 率。次要终点是 ORR,3 年局部区域控制,3 年 OS,安全性和生活质量。

中位随访 31.7 月,NAC 组 PFS 更差,两组的 3 年 PFS 率分别是 40.9% vs 60.4%(HR 1.84;P = 0.033)。NAC 也没有提高生存率(3 年 OS 率,60.7% vs 86.8%;HR 2.79;P = 0.006)。治疗结束后,两组的 CR 率分别是 56.3% 和 80.3%(P = 0.008)。两组毒性类似,NAC 组低镁血症和神经病发生率更高。

绝经期激素治疗增加乳腺癌风险

不同类型的绝经期激素治疗(MHT)和乳腺癌风险的关系还不确定。近日,一项 meta 分析汇总了 MHT 和乳腺癌风险的所有流行病学证据,结果发表在 The Lancet 上 [5]。

MHT 的类型和使用时间和乳腺癌风险显著相关。对于平均体重女性来说,50 岁开始 5 年的雌激素+孕激素 MHT 增加 1/50 的乳腺癌风险,间歇雌激素+孕激素 MHT 增加 1/70 风险,单纯雌激素 MHT 增加 1/200 风险,MHT 使用 10 年风险加倍。

研究详情

纳入不同各类型和时机 MHT 并在最后 MHT 使用后随访 5 年的数据,和从未使用 MHT 的人群做对比。

共 108647 名绝经后女性发生乳腺癌,其中 55575(51%)使用过 MHT。除了阴道雌激素外的各种类型 MHT 都和乳腺癌风险增加有关,且风险随着使用持续时间延长而增加,雌激素-孕激素比单纯雌激素制剂风险更大。

正在使用 MHT 的人群中,1-4 年风险即升高,5-14 年风险加倍。每天使用雌-孕激素风险高于偶尔使用孕激素人群。风险在 40-59 岁各个年龄组中类似,60 岁以上开始以及超重人群使用风险减小。停用 MHT 后,风险可以持续 10 年以上,持续影响依赖于之前 MHT 的持续时间,使用不足 1 年的患者风险很小。

mTORC1+2 抑制剂 vistusertib  治疗乳腺癌研究受挫

研究已证实激素受体阳性的乳腺癌患者中,mTORC1 抑制剂依维莫司加入内分泌治疗可以带来获益。Vistusertib 是一种 mTORC1 和 mTORC2 抑制剂。MANTA 研究比较了 vistusertib 和依维莫司的疗效,发表在 8 月 29 日的 JAMA Oncol[6]。

试验未能证实 mTORC1 和 mTORC2 双抑制剂 vistusertib 的加入可以带来获益。氟维司群单药和联合 vistusertib 的 PFS 没有显著差异,而氟维司群联合依维莫司具有显著更优的 PFS。

研究详情

333 名雌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前线 AI 治疗进展后,随机(2:3:3:2)接受氟维司群(n = 67),氟维司群+每日 vistusertib(n = 103),氟维司群+间歇 vistusertib(n = 98)或氟维司群+依维莫司(n = 65)治疗。首要终点是 PFS。

四组的中位 PFS 分别是 5.4 个月 vs 7.6 个月 vs 8.0 个月 vs 12.3 个月。氟维司群单药和联合 vistusertib 的 PFS 没有显著差异。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颜晓倩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