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临床肿瘤学会第50届年会

钟文昭教授:生物标志物指导下的新辅助治疗

   2014-06-10
字体大小:

广东省人民医院钟文昭教授发现生物标志物指导下的新辅助治疗可用于NSCLC治疗,该研究入选2014ASCO壁报展示,钟教授同时凭借此项研究荣获“CAHON Young Investgator Award”。丁香园就相关研究现场采访了钟教授。

丁香园:厄洛替尼组和吉西他滨/卡铂组患者分别应用于EGFR突变及野生型,最初设计这一试验从哪些方面考虑?

钟文昭教授:这是将晚期肺癌的治疗策略移植到相对早期的肺癌治疗中。在晚期肺癌的治疗中,个体化治疗策略会依据不同的基因分型采用不同的治疗策略。IIIA期肺癌本身就处于手术与非手术的边界,尤其是对于多站转移和bulky淋巴结转移的IIIA3期N2

通过新辅助治疗可以缩小肿瘤,将肿瘤分期下调,清除循环血中潜在的微转移,增加患者接受手术的机会。但是存在的问题就是有效率不够高,部分患者新辅助治疗期间肿瘤进展,我们希望通过基于生物标记物个体化治疗策略提高新辅助化疗的有效率和治愈率。

丁香园:厄洛替尼在新辅助治疗中提高患者响应率,但是并没有带来该亚组患者无进展生存期或总生存期的改善,中位生存期低于吉西他滨/卡铂组,是什么原因?

钟文昭教授:第一个原因是目前的2期临床试验阶段,样本量还比较小。第二个原因的机制是厄洛替尼组停药后存在一个反跳(disease flare/rebound effects)的效应;

丁香园:根据目前的研究结果,下一步试验的重点会是什么?

钟文昭教授:这个研究目前发现的对于IIIA-N2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生物标志物指导下的新辅助治疗策略是可行的,但它只是提高了术前治疗的有效率,对术后的生存没有明显的影响。我们从这个小型的II期研究中也发现了一些问题,之前术后是没有加辅助治疗的。我们在这个2期临床临床研究的基础上,又进一步启动了一个多中心随机对照研究,在新辅助的基础上再加上后续辅助治疗。另一个方向是应用更多的靶点对基于生物标记物的新辅助治疗进一步细分。

丁香园:本届ASCO,您比较关注的肺癌方面研究有哪些?

钟文昭教授:TKI耐药后的治疗策略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Thomas lynch教授十年前发现了EGFR突变和TKI的关系,掲开了肺癌个体化治疗的序幕,在EGFR突变的启发下,肺腺癌可治疗性的靶点范围不断扩大,出现了ALK、ROS1、BRAF、HER2、RET等系列靶点,并且惠及其他癌肿的相应靶点病人。

然而,获得性耐药不可避免,中位PFS仅约九个月。今天Thomas lynch教授对相关的耐药机制及解决方案进行了评论。目前发现了众多不同的耐药机制。比较重要的一个是c-Met的扩增,使用Met抑制剂的基础上继续使用原来的药物进行治疗,这是一种策略;另一个重要的耐药机制就是获得性的T790M突变,今年出现了三种不同的高选择性的针对T790M的药物受到大家关注,包括AZD9291、CO-1686以及HM61713。肿瘤科医生治疗肺癌的手段在不断增多。

编辑: 香农    来源:丁香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