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临床肿瘤学会第50届年会

林桐榆教授:临床研究一定要做出中国特色

   2014-06-08
字体大小:

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林桐榆教授发现新的分期系统对判断ENKTL患者预后更好的研究入选2014ASCO的壁报展示,丁香园就相关研究采访了林教授。

丁香园:非常感谢您能再次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第一个问题跟您今年发表的摘要有关系,我们知道ENKT非霍奇金淋巴瘤(NHL)中较罕见的亚型是在亚洲比较高发,这主要的原因有哪些?

林桐榆教授:NKT cell lymphoma是比较特别的,以及其他与EB病毒的感染相关的疾病一样,如鼻咽癌在中国也很高发。病因方面我们正在研究,很多治疗方法很需要我们去探索。毕竟是我们常见的疾病,就像这一类的疾病,包括鼻型NKT,鼻咽癌都应该由我们中国研究者更多地来做这个研究。

丁香园:该疾病主要的特点有哪些呢?

林桐榆教授:首先,大家都知道鼻型NK/T细胞淋巴瘤叫结外鼻型,多数在鼻腔里,以中线这个位置比较常见。以前坏死性肉芽肿,中性肉芽肿,这些都是这类的疾病,特点就是很多病人会很臭,闻过一个病人可能就知道原来这就是结外鼻型NK/T。但也不是说百分之百的病人都是这种很臭的。NK/T cell lymphoma 除了在鼻腔以外,还可以在皮肤,肠道这些地方都可以存在。但最常见的还是集中在鼻腔,所以叫结外鼻腔NK/T细胞淋巴瘤。

这类疾病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按旧的分期系统,它一般都分在早期。那早期本来就应该有利于治疗。但问题就是,它对于化疗的敏感性很差,对放疗还是相对敏感的。所以曾经有一些专家认为它应该是主要靠放疗进行治疗的疾病。后来也进一步证实化疗疗效不好。

去年我们的大会口头报告就是与此相关,几年前多数用CHOP方案,CHOP方案疗效不好的原因就是这类肿瘤有多药耐药性,叫MDR, multiple drug resistance。有MDR的话容易对蒽环类耐药,蒽环类耐药主要有阿霉素。因为要克服多药耐药性一定要多种非交叉耐药的药结合在一起,所以我们研究使用的CID-ATT方案正可以提高将近一倍的长期生存。

丁香园:能否请您简单介绍一下今年的研究情况?

林桐榆教授:今年我们主要考虑两个问题,第一个我们要考虑NK/T cell lymphoma的biomarker。就是EB病毒DNA拷贝,非常重要。主要是CR在前面高,后面两个疗程多数可以达到长期生存。但曾经有升高后面有异位的可能就有复发的可能。

另外一个研究重点就是分期系统,今年受到了大家的关注。刚才讲了旧的分期系统不适合。那就要研究出一个新的适合的分期系统。我们的医院自己先做了回顾性研究,证实了这个分期系统不错。

然后再请了很多专家一起在研究,在调整。在这基础上,我们又联合了十几家医院的数据再共同地做了多重性的回顾性研究。超过1000例的病人。我们可以看到,在1000多例里面有900多例用CHOP方案,证实这个分期系统真的不错。但这是回顾性研究啊,必须前瞻性研究来证实这个分期系统。最后的结果是前瞻性用非CHOP的方案,比如用左旋门冬酰胺酶(L-ASP)、健泽、ATP、GTP方案等,这些方案都是新一代的方案,都证实了这个分期系统不错。

目前这个研究的缺陷就是这只是中国的研究,没有国外的参与。通过今年的ASCO,这个研究现在也得到了国外的重视,现在日本、新加坡、韩国、美国、欧洲都愿意送病人和数据过来给我们,一起来证实。目前这个研究现在还没有出结果,结果出来以后我们会有所收获。

其实我们还有其他两个研究,一个鼻咽癌的研究,就是说我们把转移鼻咽癌的病人,有肝转移肺转移的部分,经过我们很积极的治疗,从不可治愈变得可治愈。,现在5年的生存曲线已经出来了,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

还有一个TPO(血小板生长因子)的研究。所以我们通过预防血小板的下降和治疗方面做了1个前瞻性的随机试验,其实这个结果也非常的好。这个试验是针对淋巴瘤的。使用TPO明显减少了这方面的毒性,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结果。但是,这是一个国产的药,而且目前试验的例数不太多,只有30例,是一个自身对照的二期研究。

丁香园:林教授连续参加ASCO很多年,您觉得有哪些内容跟往年有些不同?

林桐榆教授:今年并没有很爆炸的结果出现。我们都想看到像PD1, PDL-1那一类的研究,但很遗憾今年没有。作为50周年,在很多肿瘤方面都有很大的进展。在post ASCO方面,今年6月27会、28、29在广州我们会把所有的研究拿来跟大家分享。

希望大家有兴趣过来参加,然后我们会跟大家解读,ASCO今年到底有哪些重要研究,从头颈部肿瘤到肺癌、乳腺癌等。包括今天下午四个大会发言里面的两个乳腺癌,一个肠癌,还有一个前列腺癌。我们都知道,前列腺癌原来都是化疗跟去势的治疗,现在发现可以联合到一起比单药效果要好,不是序贯,而是联合。但就像最后讨论的一样,前列腺癌肿瘤比较大的,这样子做才有意义,肿瘤不大的话,不一定要联合。

就是说我们将所有的肿瘤病分清高危,低危,多学科,不要忘记个体化,这些都是很关键的。所以综合多学科和个体化,而且真正让病人得到好处,这才是最关键的。

不能老讲Evidence-based,其实我们医学是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就是个人经验的阶段,也叫经验医学;第二阶段就是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第三个阶段就是 Personal therapy,肯定是个体化治疗最高,特别是基因时代的出现。循证医学告诉你,你这个病人可以用阿霉素或者用顺铂,可以40%有效。那谁是40%有效,谁是60%没效?假如有一些模型出来你可以知道,这也是我们最期待的个体化治疗。

就像你穿的这件衣服袖子太长了一点,你也只能买大中小号。所以个体化肯定要改短一点,改短一点这就是裁缝的事。谁都想量体裁衣,但量体裁衣要高级裁缝才行。假如裁缝把你的衣服改差了,你还不如买大中小号。所以不用认为个体化治疗就是改这些,改的水平也很关键,起码要比循证医学水平高才行。

我们经常讲循证医学,循证医学就是最简单的,大中小号的,加大号的,加小号的,但是你要去改动的时候,你一定是比循证医学更高明的时候才可以改。

丁香园:在广东鼻咽癌是一个很高发的地区。您这边做了很好的研究,也有很多研究成果出现。您能不能在这些方面给大家分享一些经验?

林桐榆教授:针对中国常见的疾病,我自己的重点会在鼻咽癌,T细胞淋巴瘤,还有其他淋巴瘤也是重点。其他肿瘤我也做,但是我们还应该在食管鳞癌、胃癌、肝癌上多做研究,就像今年ASCO唯一一个中国的口头报告就是胃癌。所以大家知道只要把自己特有的癌症做出特色就是全世界领先的。

我们去年做了两个研究,一个是晚期弥漫大B细胞淋巴瘤预防乙肝病毒再激活,拿到best of ASCO,另外一个研究是鼻型结外NK/T细胞淋巴瘤。并不是说其他的研究就不做,而是说所针对的研究一定是有特色的,跟人家不同在哪里,要显出中国特色来。比如,要从病种上的不同,剂量上的不同,应用方式的不同,要有自己的突破,这就是个体化。

编辑: 又又    来源:丁香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