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O: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试验结果惊人!

2014-10-19 23:30 来源:丁香园 作者:明我长相忆
字体大小
- | +

Fabrice André, MD, PhD :我是法国维勒瑞夫Gustave Roussy 肿瘤学教授Fabrice André。欢迎来到Medscape肿瘤学乳腺癌版块,这里是来自2014年在西班牙马德里召开的欧洲肿瘤学年会(ESMO)的最新报道。今天的嘉宾是来自德国新伊森堡乳腺癌组主要负责人Gunter von Minckwitz 教授。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ESMO会议中提出的若干试验结果。让我们先来看一下两个不同的关注HER2阴性乳腺癌的临床随机试验的结果。关于 IMELDA TANIA 实验结果,你有什么看法? 

Gunter von Minckwitz, MD, PhD:这些试验探讨的是贝伐单抗在乳腺癌中的治疗价值。过去几年中,我们已经看到了一系列的阴性结果,尤其是针对早期乳腺癌。目前的两项III期研究研究对象为转移性乳腺癌,其中某些结果比较有趣。 

IMELDA研究中,患者采用多西他赛联合贝伐单抗一线治疗。如果没有出现进展(我们谈论的是维持治疗),患者被随机分配到贝伐单抗单药组和贝伐单抗联合卡培他滨组进行维持治疗。事实上,患者出现进展之前即给予二线化疗。出人意料的是,这个理念非常有效。无进展生存期(PFS)从贝伐单抗单药组的4.3个月提高到了贝伐单抗联合卡培他滨治疗组的11.9个月。 

Dr André:你认为它可能改变转移性乳腺癌的临床治疗实践吗?据我所知,目前并没有二线治疗使用卡培他滨的报告。您对乳腺癌联合贝伐单抗进行维持治疗这个概念持什么观点呢? 

Dr Gunter von Minckwitz:其他的一些研究已经进行了维持治疗方面的探索。结果存在很大的差异,其中一些研究出现阴性结果,而另一个试显示吉西他滨和紫杉醇维持治疗呈阳性结果。IMELDA研究的风险比相当大,贝伐单抗组和贝伐单抗联合卡培他滨治疗组中位PFS分别为4.3个月和11.9个月(HR =0.38P<.001),中位OS分别为23.7个月和39.0个月(HR =0.43P <0.001)。 

这种结果要么是早期使用卡培他滨产生的影响(我很怀疑这种观点),要么是卡培他滨与单抗联合产生的效果。试验组患者不仅接受卡培他滨,而且由于对贝伐单抗的反应较好,也延长了贝伐单抗的使用时间。因此,该试验同样比较长时间使用贝伐单抗与某一时刻停止贝伐单抗使用之间的比较。 

持续贝伐单抗可以延长PFS 

Dr von Minckwitz :这很好地引出了第二个研究,TANIATANIA研究的是多线治疗中使用贝伐单抗维持治疗。使用贝伐单抗一线治疗失败后进展的患者被随机分配接受二线单药化疗或二线单药联合贝伐单抗化疗。在本次会议上我们分析了主要研究终点PFS,发现再次给予贝伐单抗PFS提高了25%,从4个月增长到了6个月。我们还是要等待最后的结果,以了解三线使用贝伐单抗的效果以及最后OS的结果。

这些试验的结果显示,持续阻断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通路可能使患者受益。该与临床前模型的结果以及与大肠癌的结果相符。 

Dr André:到现在为止,没有强有力的证据表明贝伐单抗能够提高OS。你的研究分析表示延续使用贝伐珠单抗可提高转移性乳腺癌的PFS。你认为有没有可能开展临床试验比较在乳腺癌整个发展过程中贝伐单抗使用与否的效果,以表明这种药物能够提高OS? 

Dr von Minckwitz :在设计TANIA研究,我们认为禁止病人交叉治疗是有悖伦理的。我们研究的是二线和三线治疗。我们认为,如果进展后存活时间很短(少于1年)(这种情况下病人可以进入四线治疗),以前的治疗对患者的生存影响很大。这可能是研究的一个不足,但TANIA研究的最大不足是,我们并没有使用OS,而是将二线的进展作为主要研究终点。该试验中我们想看到的结果可能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Dr André:在新的药物组合或新的试验设计方面,您有什么新的观点吗? 

Dr von Minckwitz :综合我们的GBG26研究(治疗进展后予曲妥珠单抗,该实验中抗体来源的细胞毒性(ADCC)被认为是抗体起作用的具体表现)结果来看,我们下一步可能需要探讨这个理念的适用范围,不仅是针对曲妥珠单抗,也可针对与其他抗体[包括贝伐单抗]联合,然后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开展临床研究。 

扩大HER2阳性乳腺癌的治愈率

Dr André:下面我们进行第二部分的讨论,涉及的是HER2阳性乳腺癌。我们要讨论以下两个试验结果,CLEOPATRAALTTO

Dr von Minckwitz CLEOPATRA研究的观察时间较长。这些结果最终导致了帕妥珠单抗用于一线治疗。目前研究结果是给予多西他赛/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联合治疗后,中位OS已经到达56.5个月,将近5年,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该结果表明,HER2阳性疾病与HER2阴性亚型相比预后更佳。这项研究支持该药物的进展,并导致了目前正在进行的APHINITY辅助研究,我们想看一下在提高该类患者治愈率方面我们究竟能走多远。 

另一项正在发表的研究是ALTTO研究。ALTTO研究在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上已经进行过发表,表明拉帕替尼联合曲妥珠单抗呈阴性结果。在这次会议上发表的是拉帕替尼单药组的结果。该治疗组很早就被独立数据监测委员会禁止了,因为这个治疗组的风险比与曲妥珠单抗组相比为1.34

这意味着,该治疗组患者的复发及死亡风险增加了34%。尽管一些患者后来接受了曲妥珠单抗治疗,这说明初始强效药物延迟后期并不能弥补。我很高兴,因为我是一名新辅助治疗支持者,GeparQuinto研究也预示了该结果,该研究中拉帕替尼新辅助治疗组与曲妥珠单抗联合化疗组相比疗效显著更差。在这里,我们有了相当不错的验证试验。 

综观所有的曲妥珠单抗联合拉帕替尼试验,有的呈阳性试验,如neoALTTO,但也有两三个试验出现阴性结果。但由于早期分析和其他的原因,无法确认ALTTO所观察到的趋势,新辅助研究可能很好的预测了该结果。这对整个德国乳腺癌组来说是很好的消息,因为我们非常依赖该验证研究的结果。 

Dr André:对ESMO会议乳腺癌的研究您还有其他的评论吗? 

Dr von Minckwitz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会议,对口头报告的选择很严谨。我认为会议选择了四个最重要的结果。 

Dr André:谢谢你。感谢您加入我们Medscape肿瘤学乳腺癌版块的讨论。这是Fabrice André2014年马德里欧洲肿瘤内科学会的报道。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唐蕊蕾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