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期肺癌的立体化定向放疗:十年磨一剑

作者:liuqiu123go    2014-11-17
字体大小:

根据克利夫兰诊所基金会(Cleveland Clinic Foundation)长期立体化定向放疗的经验,对大多数无法进行手术治疗的早期肺癌患者而言,这种高度靶向照射,严格控制的放疗措施可以很好地达到局部病灶控制和低副作用的效果。

“2003年当我们发展该项目时,早期我们只专注于一种放疗方式并且特别保守,因为我们得理解立体化定向放疗(SBRT)的工作原理,不只是从肿瘤学的角度也从安全的角度来考虑,因为接受治疗的这些患者都比较脆弱”,在2014芝加哥胸部肿瘤多学科研讨会上,克利夫兰诊所基金会的肿瘤放疗学家 Gregory Videtic如是说道。

"在立体化定向放疗的十余年里,只有13%的患者出现与立体化定向放疗相关的毒性反应," Videtic博士说道。万万没有想到立体化定向放疗能在放疗部位根除肿瘤组织,即使肿瘤引起的并发症影响患者整体的生存率,他补充到。 Videtic博士同时还是俄亥俄克利夫兰诊所勒纳医学院(Cleveland Clinic Lerner College of Medicine),克利夫兰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ersity)的肿瘤放疗学副教授。

在他们的研究报告中,从2003年10月起始到2012年11月截止,他跟同事们前瞻性地调查了因不能手术从而注册接受立体化定向放疗的非小细胞肺癌患者,这些患者分五次接受了50 Gy 的放射治疗——所谓的“50 -in-5”疗法。克利夫兰诊所实施这套放疗用到的系统是Novalis/BrainLAB工作平台。接受治疗前,患者通过该平台的BodyFIX (Elekta AB)做前期的准备工作——主要是用一个真空适形袋固定患者。

“我们也用腹部加压的方式来避免在立体化定向放疗的过程中患者的移动”,Videtic 博士解释道。一个叫ExacTrac (Brainlab AG)的系统能帮助临床医生准确地靶向照射恶性肿瘤组织而避开毗邻的正常组织。

过去10年对这个特定人群用立体化定向放疗的经验,克利夫兰诊所累计诊治了300名患者约340个病灶。经治疗患者的平均年龄是74岁;一半以上是女性,平均用力呼气量(FEV1)是预计值的59%。

平均的肿瘤直径是2.4cm, 36%接受立体定向放疗的患者没有活检结果或是活检结果不能确诊。

约三分之二的患者因肺部问题不能接受手术,18%的患者在接受立体定向放疗时有吸烟史。

大多数患者要求一个疗程的立体定向放疗,换言之,从周一开始到下周五结束即为一个疗程。

然而,15%的患者需要两个或两个以上疗程的立体定向放疗,因为这些患者出现了第二个复发的早期癌。

没有高级别的毒性反应

“放疗没有出现4级或5级的毒性反应,” Videtic 在报道中说,“总体上而言,患者所遭遇的75%~80%的毒性反应都较轻微,并且能在较短的时间内缓解。”

SBRT 项目在克利夫兰诊所开展了几年后,临床医生开始将患者分为两组,一组是肿瘤病灶位于胸廓正中的(约占34%),另一组是靠近肋骨的非中央型病灶。

与肿瘤病灶位于胸廓中部的患者所遭遇的胸壁毒性反应(11.7%)相比较,瘤病灶临近肋骨的患者遭遇了更多的胸壁毒性反应(15.5%)。

然后就像Videtic博士所强调的,“不管肿瘤位于何处——在胸廓中部或是在胸廓外围——立体定向放疗仍然很安全,不会带来额外的毒性反应。”

整体上来说对这些患者的平均随访时间接近18个月。

截至目前,大约47%的患者生存良好。

附表:5年实际的疾病控制情况及生存率列表

 

局部控制

无远处转移

Disease Failure -Free

整体生存率

中央型病灶

79%

49.5

37.2

18.3

周围型病灶

74.5%

56.7

34.3

20.3

“即使我们可能彻底根除了肺里面的病灶,随着时间的推移,肿瘤可能出现远处转移,” Videtic提到。5年的时间里,大概有一半的患者没有出现远处转移病灶,“虽然这其中并没有排除那些我们没有跟踪到的接受了手术的病例,” Videtic提到。

另一方面,整体上5年的生存率尚可,因为那些最初限制手术进行的并发症对生存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这对那些之前没有其他任何治疗选择的患者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技术,” Videtic总结到。“考虑到肺癌目前的燎原之势,每年大约有15,000到20,000的患者因不能进行手术而考虑接受立体化定向放疗。”

治疗标准

当被问及对该项研究作何评论时,费城宾夕法尼亚佩雷尔曼医学院(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s Perelman School of Medicine)肿瘤放疗学系的教授Stephen Hahn 博士告诉我们,相比标准放射治疗,立体化定向放疗所需要的劳动强度更大。与标准放疗相比,该项技术需要更多医生的参与和更多技术的投入, 医学影像技术直接关乎该技术实施的成败。

这或许限制这一技术在小型医疗机构的应用,因为小型医疗机构没有能力提供立体化定向放疗,他说到。

换言之,事实上所有的学术医疗中心现在都有能力为合适的患者群提供立体化定向放疗这一新技术。

实际上,被投入使用以来,立体化定向放疗(SBRT)正如雨后春笋般地成为早期肺癌放射治疗的新标准,因为短期的结果已经表明这项技术的高度有效性,正如Hahn 博士所说的那样。

“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随访10年的统计数据,所以所克利夫兰诊所的经验很重要,” Hahn博士说。即使短期的结果的确支持立体化定向放疗对不能手术早期肺癌患者的适用性,“我们也不知道接受治疗5年或10年后患者会不会有严重的毒性反应,因为放疗会导致这样的结果,”他详细阐述到。

“立体化定向放疗对局部病灶的控制效果以及治疗10年后无副作用,我想这个研究给了我们信心。”

Hahn博士即将离开费城:2015年1月1日,他将走任休斯敦德克萨斯大学安德森肿瘤中心肿瘤放疗科的行政负责人兼肿瘤放疗科的要职。

编辑: radiollqf    来源:丁香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