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治疗前所未有的新突破

作者:倾尽半世琉璃    2014-10-09
字体大小:

2014年欧洲临床肿瘤协会年会(ESMO)获悉,帕妥珠单抗和曲妥珠单抗的临床评价研究(CLEOPATRA)的最终结果表明曲妥珠单抗(赫赛汀,罗氏/基因泰克公司产)/帕妥珠单抗(Perjeta,罗氏/基因泰克公司产)二联疗法显著延长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生存期。靶向药物二联疗法同时加以多烯紫杉醇化疗。

曲妥珠单抗/帕妥珠单抗/多烯紫杉醇联合治疗的患者生存期比曲妥珠单抗/多烯紫杉醇联合治疗的患者要长15.7月(中位总体生存期:56.5月 vs 40.8月)。

该研究报告的第一作者Sandra Swain博士说,III期研究随访时间比II期要长20月,对于临床医生而言,除统计数据外最重要的是中位生存期数据。

Swain博士在2014ESMO新闻发布会上说,她认为该研究的结果是惊人的,56.5月的中位总体生存期是前所未有的,并肯定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联合治疗为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方案。

她指出,曲妥珠单抗/多烯紫杉醇联合治疗的中位生存期为40.8月,相当不错。这已经改变了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状况,但是加用帕妥珠单抗使得生存期延长15.7月。她在乳腺癌领域工作了30年,从未在其他转移性乳腺癌研究中见到这样惊人的结果。

Swain博士说,III期研究随访时间要比II期长20月。III期研究结果还更新了无进展生存期,为18.7月,比曲妥珠单抗/多烯紫杉醇联合治疗长6.3月。对于想要比较该项双盲研究终点指标差异的同行来说,无进展生存期是总体生存期一个较好的替代指标。

西班牙巴塞罗那的瓦尔德希伯伦大学肿瘤研究所乳腺癌项目主任的Javier Cortés博士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应考虑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二联疗法作为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案的可行性,他认为没有理由拒绝该方案。

他还解释道,令人惊奇的是中位总体生存期的改善超过了无进展生存期的改善,这可能是因为单克隆抗体的作用机制的不同。

Cortés博士补充说道,这也是使转移性乳腺癌转为慢性疾病的最重要一环。

中期分析

CLEOPATRAIII期研究招募了808名尚未治疗的HER2阳性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I期研究表明帕妥珠单抗可显著延长无进展生存期。已在20125月发布的II期研究表明总体生存期延长到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均有的程度;那时,仅接受帕妥珠单抗治疗的女性患者中位生存期的数据还未获得。

III期数据分析是从报道至少有384名患者死亡时计划开始的。如上所述,中位随访时间为50月,这也说明了靶向药物双药治疗使得总体生存期显著延长了。

Swain博士回应读者提问是否需要两种单克隆抗体药物治疗,她建议选择两种。她补充说道,尽管有一项研究正在评估曲妥珠单抗,但是患者需要现在就开始进行二药联合治疗。她认为,当该项研究结果发布时,将会知道是否需要二药联合,但是她认为数据不会否定二药联合。

新治疗标准的建立

米兰实验治疗科主任 Giuseppe Curigliano通过ESMO发表声明说,CLEOPATRA研究试验改变了临床实践,如今,我们应该建立新的治疗标准。

他补充说道,以后,来自世界任一角落的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方案都应为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多烯紫杉醇联合治疗。

他说,该研究的结果确实显著,这是因为有56.5月的中位生存期,这也是转移性乳腺癌一线治疗从所未有的结果。新旧治疗方案总体生存期差距为15月。该项研究为说明二药联合要优于单药提供了充足的证据。

他指出,在新辅助化疗中也已报到了类似的疗效。NeoSphere研究试验(早期帕妥珠单抗与曲妥珠单抗新辅助治疗方案评估研究)表明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化疗联合治疗显著提高早期HER2阳性的转移性乳腺癌患者病理学完全缓解率。

Curigliano博士说,APHINITY研究试验正在辅助化疗应用二药联合的可能性,该研究旨在比较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联合治疗和曲妥珠单抗单一治疗的差异。如果这一数据在辅助化疗也得以确认,那么辅助化疗也有一新治疗标准。

其他试验也正在研究两种靶向药物联合除多烯紫杉醇外的化疗药物的治疗效果。这其中包括了PERUSE试验和VELVET试验,PERUSE试验旨在研究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紫杉醇联合一线治疗HER2阳性晚期乳腺癌效果,VELVET试验旨在研究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长春瑞滨联合一线治疗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效果。

Curigliano博士还强调了试验的安全方面的数据,帕妥珠单抗/曲妥珠单抗/化疗药物联合治疗的安全性与已知的长期使用两种靶向药物的安全性一致。这也就意味着提高总体生存期和无进展生存期的同时就心脏而言生活质量不受影响。

他说,这一点十分重要,这是因为长期使用曲妥珠单抗可能降低左室射血分数。CLEOPATRA研究并未发现过量毒性反应。

发展方向

米兰San Raffaele癌症中心肿瘤科主任Luca Gianni博士认为不管该研究如何成功,肿瘤科医生总是期望着下一步的发展以继续改善患者生存状况。

Gianni博士解释道,HER2阳性乳腺癌不是一种单一的疾病,也可通过解决如激素受体或突变位点等来改善结局。

当研究以提高总体结局的治疗方法时,也应考虑患者不同的生物学特性和药物敏感性。

他指出,CLEOPATRA试验并未对ER阳性患者行内分泌治疗。化疗后的内分泌治疗是否还会改善原已可观的收益。

另一潜在的研究点是关于PIK3CA基因突变。CLEOPATRA试验中尽管双重阻断效果更好,但是由PIK3CA基因突变所致的耐药与不良预后相关。他指出,很容易评估患者PIK3CA基因状况。

他指出,免疫环境的改善也可能改善结局,如抗PDL-1或抗CTLA-4治疗。

Gianni博士总结,就目前而言,CLEOPATRA试验结果展现了一项新的治疗体系,而非HER2阳性转移性乳腺癌治疗的一线治疗的备选方案。

编辑: oncolm    来源:丁香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