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胃肠道癌症研讨会撷英

作者:PCMC    2014-03-12
字体大小:

2014年的胃肠道癌症研讨会吸引了超过3500名内科医师、 外科医师、放射肿瘤学家和胃肠病学家组成的多学科小组与会。会议介绍了超过650项研究成果。以下是会议内容撷英。

MPACT试验的生存结局数据得到更新

MPACT试验 (截止到2013年5月)更新的分析结果显示,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Abraxane) 加吉西他滨较吉西他滨单药治疗转移性胰腺癌有总生存获益优势。澳大利亚威尔斯亲王医院的David Goldstein博士称,联合治疗组和单药治疗组的中位总生存期分别为8.7个月和6.6个月,24个月内总生存率分别为10% vs 5%。

研究者称,更新后的模型显示,癌抗原(CA) 19-9是患者总生存的显著预测因子,而转移灶的数目不再重要。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加吉西他滨似乎可减少CA 19-9作为预后因子的负面效应。

更长的随访结果显示,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加吉西他滨治疗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差异为2.1个月,该组患者有4%存活时间超过3年时间。研究者认为,白蛋白结合型紫杉醇是转移性胰腺癌患者的重要选择之一,它可以潜在延长患者生存。

循环肿瘤细胞在胰腺癌诊断中的应用价值

来自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项分析报告称,循环肿瘤细胞将有助于胰腺导管腺癌的诊断,并有助于甄别转移性患者。

研究人员评估了61例连续疑似胰腺癌患者,或最近确诊为该病但未经治疗的患者。他们通过抗EpCAM浓缩并利用NanoVelcro技术检验了患者2 毫升血液中循环细胞的有无和数目。

在这61例患者中,有41例患有癌症,20例经组织活检显示为非恶性病理特征。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的Jacob S. Ankeny医师称,他们利用循环细胞的存在与否作为标志物可以区别胰腺导管腺癌和非腺癌疾病。

研究人员补充道,有7例疑似2期疾病患者在手术中发现存在转移现象。其中的5例患者发现至少2粒循环肿瘤细胞。

研究人员发现,利用循环细胞计数可区别II期、III期及IV期疾病,并区分区域/局部性疾病与转移性疾病。其阈值为每2毫升的血液中存在2粒循环肿瘤细胞,则其敏感性为68.8%,特异性为96%,阳性预测价值为92.3%。研究者认为,循环肿瘤细胞比检验CA 19-9水平更容易。循环肿瘤细胞中患者就诊时即显示出生物标志物的价值,并可用于术前分期。

全身性炎症和结直肠癌预后

免疫应答影响着转移性结直肠癌的肿瘤生物学特性。局部炎症与高密度肿瘤浸润淋巴细胞与预后良好相关,而全身性炎症(定义为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率> 5)则与预后差相关。肿瘤负荷的减少(如通过手术切除)或可减少促肿瘤细胞因子水平,进而引起全身性炎症;尤其是,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率> 5 (到≤5) 的逆转可能会提高病人生存率。

澳大利亚研究者在156例大手术后转移性结直肠癌患者中探讨了上述概念。该组患者的中位总生存期为18.3个月。诊断时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率> 5的患者生存趋势恶化,术后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率是是一个令人印象更加深刻的标志物。

澳大利亚的西部医院的Philip V. Tran医生报道称,与那些与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率≤ 5的患者相比,术后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率> 5的患者生存显著恶化,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大手术使得56%的术后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率> 5的患者发生逆转,导致其生存较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率> 5的患者得到显著改善。事实上,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率> 5的患者逆转后其生存类似于术前中性粒细胞淋巴细胞比率≤5的患者。

潜在炎症生物标志物逆转的患者往往有较大的原发性肿瘤,但转移负荷较低。

早期肿瘤消退和深度缓解

意大利比萨市的Chiara ­Cremolini医生报告说,她们的试验证实了转移性结直肠癌治疗早期缓解的重要性,该项意大利研究中出现的早期肿瘤的消退预示着化疗加贝伐单抗(阿瓦斯汀)治疗后无进展生存、进展后进展及总生存出现改善。缓解的深度与上述转归显著相关。

早期肿瘤消退定义为第八周RECIST目标病灶长径总和较基线时的相对改变。缓解深度定义为最低点RECIST目标病灶长径总和较基线时的相对改变,且非目标病灶无进展、无新病灶出现。

数据来源于TRIBE研究,该试验对508例患者随机分组,分别接受FOLFOXIRI(亚叶酸钙、5-氟尿嘧啶、奥沙利铂、伊立替康)加贝伐单抗或FOLFIRI(亚叶酸钙、氟尿嘧啶[5-氟尿嘧啶]、伊立替康)治疗。与FOLFIRI/贝伐单抗治疗组相比,FOLFOXIRI/贝伐单抗治疗可显著改善患者的中位无进展生存,达到早期缓解的患者数目显著增加,缓解深度也明显增加。

对于两组患者而言,早期肿瘤消退和缓解深度都可预示无进展生存、进展后生存和总生存。Cremolini医生报道说,达到早期肿瘤消退的患者组中位无进展生存期为12.7个月,而未达到肿瘤消退的患者组这一数据则为10个月,两组中位进展后生存期分别为17.1个月和10.7个月,中位总生存期分别为35.8 vs 22.4个月。

一般缓解深度的患者中位总生存期为21.3个月,深度缓解的患者中位总生存期为36.8个月。此外,该研究第一次证明了缓解深度与无进展生存显著相关。

Cremolini 博士表示,对于两个治疗组而言,早期肿瘤消退和缓解深度均与无进展生存、进展后生存及总生存相关。这些数据证实转移性结直肠癌达到早期缓解的重要性以及早期肿瘤消退和缓解深度作为长期结局和临床试验早期终点的决定因素的价值。

直肠癌诱导化疗VS辅助化疗

该项西班牙随机2期GCR-3试验纳入了108例患者,评估了两项局部晚期直肠癌的治疗策略和毒性水平。A组接受化疗加放疗,序贯手术和四循环术后辅助CAPOX(卡培他滨和奥沙利铂)治疗,B组接受CAPOX序贯放化疗和手术。

该研究此前的数据显示,B组诱导路径允许大部分患者接受既定治疗方案,该方案毒性水平低,患者病理学完全缓解率和完全切除率也未受影响。研究者报道了该研究的5年中位随访后更新过的分析结果。

第5年时,A组和B组患者无病生存率分别为64.3%和62.1%,总生存率分别为77.9%和74.7%。随机分组至A组的患者行原发性肿瘤灶宏观全部切除后的局部复发率为2.1%,而随机分组至诱导化疗的患者则为1.9%。第5年,辅助治疗组意向治疗人群中的累积远处转移发生率为21.1%,诱导组则为23.2%。

研究者报道称,诱导治疗路径有更好的毒性表现,全身性治疗时允许更大剂量的药物暴露,而不会影响化疗的依从性。

编辑: 栋梁    来源:丁香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