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临床肿瘤学会第50届年会

周彩存教授:提前预防骨髓抑制副反应可有效提高化疗安全性

   2014-06-03
字体大小:

丁香园:首先非常感谢周教授今天能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请您向大家介绍一下您在ASCO壁报中关于HHPG-19K的相关研究。

周教授:为什么要做这样的研究呢?因为在做化疗的病人中,最常见的副反应就是骨髓抑制。在骨髓抑制当中,中性粒细胞的数目下降时最主要的。因为中性粒细胞下降到一定程度之后会引起感染、发热等,甚至会引起病人的死亡。假如化疗以后,白细胞数目不下降,那么化疗的安全性就会提高很多。以前临床对于化疗后白细胞下降的主要处理措施是对症处理,例如给予升白细胞的药物治疗。

但是这种治疗并不是最佳措施,假如能够提前预防,在化疗后给予相应药物避免出现白细胞的下降,那么化疗的安全性会更好。以前临床上并没有很好的药物去预防,但是现在研发出一种长效的G-CSF,简称为19K,其注入人体后,可以维持很长的疗效以保持化疗后骨髓细胞数目不下降,因此提高了化疗的安全性。

也正是在这种理念的基础上,我们启动了一个三期临床研究。我们筛选出无法进行全身化疗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并随机分为3组,第一组给予单纯化疗处理;第二组给予化疗并加固定剂量的19K处理;第三组给予化疗并按体重给予相应剂量的19K处理。最后比较三组直接化疗后中性粒细胞或白细胞下降的百分率。

我们的化疗方案是多西他赛联合顺铂或卡铂,这个方案对于治疗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有很好的疗效,但最大弊端便是骨髓抑制。研究发现,应用19K预防处理之后,治疗组与安慰剂组的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的发生率有明显差异。

在没有预防使用19K的情况下,病人一般会发生3/4级中性粒细胞减少,即中度中性粒细胞减少,而通过预防之后,仅有10%的病人发生中度中性粒细胞减少,这个差异是非常大的;在未经预防的化疗病人中,中性粒细胞减少症的持续时间可达两天以上,通过预防之后,其持续时间可缩短至0.2天。

采用这种措施可以使病人能够更安全的化疗,不会有化疗后白细胞下降的后顾之忧。我们这次研究的最大意义之处就在于解决了化疗之后白细胞减低的风险,提高了化疗的安全性。

丁香园:本试验中实验组分成两种情况,一组是给予固定剂量(6000mg),另一组是按体重100mg/kg给药。请问在实验设计时,这个剂量是如何确定的?

周教授:这样分组主要是考虑到一是个体的差异问题,体型较大的个体可能需要稍高剂量,同样体型偏小的个体可能需要剂量也少。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讲,这类药物跟化疗药物不同,有着很高的安全性,所以高剂量用药对人体的影响比较小。所以分成两组来比较两种用药方式效果的差异。我们发现,这两种用药方式之间并无明显差异,所以在使用时不需要按照体重来计算剂量,使得在临床使用时更加方便。

丁香园:根据本试验的结果,如果想在临床上进行推荐性使用,目前还有那些问题需要解决?

周教授:目前我们的试验,19K的使用不会增加化疗药物的毒副作用,并且其本身的安全性很高,没有其特异性的疲乏、皮疹、过敏反应等。因此在药物安全性方面并不存在问题,另外其疗效也很显著。所以,目前首先应该是教育患者及医务工作者,将这种药物的相关信息传达给他们。

第二是希望厂家在制定价格时不要太高,以满足大部分患者的需求。第三在于CFDA能尽快批准其使用。丁香园在这方面也可以做很多工作,将这个信息发布出去使更多的医生知晓,同样也使更多的患者了解。随着认识的增加,这种药物的使用率就会增加,化疗的安全性也会提高。这对病人,医生都是一个好消息,谢谢你们!

丁香园:免疫治疗是近几年ASCO大会的热门词汇,2013年也被称为是免疫治疗的突破年,请周教授评价一下在未来的五年或十年当中,在非小细胞肺癌方面免疫治疗的主要发展方向有哪些?

周教授:现在的免疫治疗与以前相比有很大不同,以前的免疫治疗LAC细胞、tRNA、DC细胞治疗等,但是证据等级并不是很高,效果并不确切。而现在的免疫治疗时针对免疫check-point。为什么check-point很重要呢?因为肿瘤细胞可以控制逃避免疫检测障碍,也就是check-point的问题。

之前用DC治疗肿瘤在治疗思路方面就有偏差,因为肿瘤患者并不都是免疫力低下者,很多是免疫力正常的年轻患者,现在发现与check-point相关。靶向check-point的治疗如CTLA-4、PD-1、PD-L1虽然有一定疗效,但并不是对所有患者都有效。

我们将来的工作方向是:第一将这些治疗有效的患者筛选出来,并进行相关的研究调查,这对指导哪些患者用药及如何用药有帮助。目前我们研究发现,PD-L1的表达可能跟疗效相关,对高表达的患者,治疗效果更好;第二是如何靶向药物,跟分子靶向药物联合在一起。因为靶向药物与免疫治疗对疾病的治疗都有效,而且假如二者的联合用药毒副反应不会增加太多,疗效将会会明显改善,这是我们所期望的,也是我们下一步的研究方向。

究竟如何来联合,有几个方向,如针对EGFR小分子抑制剂PD-L1单抗,治疗EGFR突变的病,是一个不错的选择;PD-L1是否可与螯合抑制剂联合也是一个方向。还有风多的方向比如PD-L1与MAK抑制剂等;第三个方向是为何对免疫治疗有效的病人容易产生耐药反应,这种耐药机制是什么?是PD-L1由上调变成阴性表达还是其他机制?这也是要探讨的问题。将来免疫治疗很重要,但是很多问题还没有研究清楚,还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

丁香园:今年ASCO在肺癌方面有很多热点研究,在您看来,最关键最引人关注的主要有哪些?

周教授:今年ASCO最大的亮点就是新的靶向药物的往前迈进了一步,现在已经发展到第三代,第三代药物跟前两代相比的优势在于作用更特异。第二个是一些研究取得成功,比如说抗血管生成要求,联合泰舒的二线治疗,我们看到很好的疗效。对肺鳞癌的病人,通过EGFR第二代单抗联合化疗,病情可以得到一定改善。当然还有很多新的发现还在研发中。因此,通过大家的努力,肺癌患者可以获得更长的期望生存,我们希望更多的病人能活到5年以上。

丁香园:谢谢周教授!

编辑: 香农    来源:丁香园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