储大同: 中国肿瘤学接轨国际圆梦者

2014-09-01 10:10 来源:医药经济报 作者:胡睿
字体大小
- | +

CSCO奠基人、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主任医师、首席专家,储大同主任,因胰腺癌于2014年8月31日病逝,享年70岁。储主任一生都致力于肿瘤学相关研究,是他将中国肿瘤学发展提升至国际水平。仅以此文祭奠储主任,愿他一路走好。

储大同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主任医师、首席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临床药理基地和国家抗肿瘤药GCP中心副主任,伦理委员会主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专家委员会委员,国家药典委员会委员。

1969年毕业于北京第二医学院,1979年考取协和医科大学研究生,从师于我国血液学奠基人之一宋少章教授。长期从事扶正中药的免疫调节作用研究和临床观察,在肺癌、乳腺癌、胃肠肿瘤以及肾癌、黑色素瘤等恶性肿瘤的化学治疗和生物治疗中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在国内外杂志发表论文100余篇。编写和参与编写肿瘤治疗专著10余部。担任4种医学杂志的副总编和编委。享受政府特殊津贴。创建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学协作委员会(CSCO),并历任两届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参与创建中国老年学学会老年肿瘤专业委员会(CGOS),并任主任委员。

17年前,在老一辈学者的支持下,他发起并创建了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学协作委员会(CSCO),推动CSCO成为继美国临床肿瘤学会(ASCO)、欧洲临床肿瘤学会(ESMO)之后的世界第三大临床肿瘤学术组织,成功完成了中国肿瘤界与国际研究全面接轨的历史使命。

8年前,在国家民政部的要求下,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支持下,他创建了中国老年学会老年肿瘤专业委员会(CGOS),面对中国社会老龄化问题以及中国癌症人群迅速攀升的现状,他希望能跟上国际前进的脚步,“超前性地为中国肿瘤学发展做一‘点’工作”。

正如他的老搭档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内科专家王金万所说,“老储”是中国肿瘤学界一人挑起两个学会绝无仅有的人,而这两个学会都为中国肿瘤事业的快速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更为中国人在国际肿瘤领域争取到了强有力的话语权。

记者还曾清晰地记得,在2009年奥兰多召开的ASCO会议期间采访储教授的场景。他发自内心的达观和洒脱,让您仿佛觉得他是神一般地存在。他的学生杜春霞这样形容:“站在储主任的身边你会觉得离他好远好远。”

储教授是个脾气好得出奇的人,即便和他在一起生活了41年的老伴都没见过他发脾气。老伴说,在她眼里的“大同”就是一个书呆子,说话中十有八九都离不开患者和疾病研究,他对临床肿瘤事业的钟情已经超越了所有。

在同事和学生们的眼里,储教授是一个从未与人发生过争执的人,即便在会诊中储教授有不同的意见,他也不会驳斥这个人的观点,而是以温文尔雅的语言道出其中的道理。而就是在这种温和中,你却感受到他的力量和感染力。

他就是中国肿瘤界都非常熟悉的储大同,一个谦逊和蔼、不矫揉造作的人;一个脱离世俗、对学术研究近乎苛刻的人;一个满怀中国肿瘤学发展梦想而孜孜追求的人;一个让中国肿瘤学发展触及国际神经脉络的推动者。

追梦篇

18岁女孩嘱托锁定理想

储大同教授与夫人林娟如同是1964年北京第二医学院医疗系学生,1973年在亲朋好友、同事同学的祝福中二人步入了结婚的殿堂。但由于各自的理想和研究方向不同,从1987年开始,林娟如移居到美国从事肿瘤基础研究,从此俩人一直过着远隔重洋的两地生活。

林娟如说:“一年365天,我和大同只能在一起生活40天。他每年会来美国两次,一次是ASCO每年的例行年会;一次是医院批准他探亲,但他每次来的目的不是陪我,而是收集了大量临床难题到这来找答案,他这一辈子眼中只有患者。大同都71岁了,我们膝下无子。”

林娟如回忆,储大同教授之所以选择从事临床肿瘤学源于一名18岁女孩的嘱托。那个时候,储大同还是一名住院医生,女孩患有巨大纵隔淋巴瘤,呼吸起来非常困难。负责她的主治医生们用尽了各种治疗方案,但最终还是未能帮她延续生命。

就在这名女孩接近“死神”的时候,有一天储大同与以往一样去例行查房,女孩拽住储大同的衣角,奄奄一息地说:“储大夫,我不想离开这个世界,你们救救我吧,我才18岁,我有好多的愿望都没有实现……”

时隔40多年,林娟如依然清晰地记得,在女孩走的那几天里储大同几乎没有说过话。陆续的几天中,他都在默默地查找资料。事后,他对林娟如说,真的非常恨自己的水平低,无能力去帮助一个年轻的生命,他发誓要把肿瘤治疗医学真正做到家。

1979年,在林娟如的大力支持下,储大同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协和医科大学研究生,从师于我国血液学奠基人之一宋少章教授,研究恶性淋巴瘤的免疫球蛋白分泌规律,从此开始了他对中国肿瘤事业奋进的征途。

探寻篇

让中国的临床研究水平比肩国际

正如储大同教授在去年CGOS开幕式上所说,自己是一名非常幸运的医生,不仅碰到了多位有益的良师,更有志同道合之士一路相伴。1981年,储大同研究生毕业后便随老师宋少章来到了中科院肿瘤医院(原日坛医院)工作,从事恶性淋巴瘤的免疫球蛋白研究。

他通过反复试验,创造性地改良了常规免疫电泳法,使很多微量分泌的单克隆免疫球蛋白被发现。1982年,他发表了题为《国际上首例双副蛋白血症IgA型多发性骨髓瘤》的文章,填补了我国对B细胞恶性淋巴瘤的诊断空白,让国际学术界开始熟悉储大同这个名字。

上天似乎特别眷顾这位勤奋的医生,在不断地为他提供学习的机会。

1984年,储大同幸运地被派到美国M.D.Anderson肿瘤中心临床免疫和生物学治疗系进行协作研究,在那里,储大同研究发现了黄芪中的F3可以提高LAK细胞的杀伤能力,并且可以大大减少白介素-2的诱导剂量,从而为临床减毒或无毒使用白介素-2开辟了新的途径。

就在文章发表之时,储大同回国的日子临近了。这时,M.D.Anderson肿瘤中心的老板告诉他,已经为他找到50万美元的科研经费,可以支持他把这个项目做完。此时,储大同的想法却是,要把这项研究带回去,更要把中国的临床研究水平提高到美国的程度。

正是基于他在这个领域的诸多造诣,1988年,美国癌症研究学会(AACR)吸纳他为正式会员,次年储大同再度获得中国卫生部颁发的“孙氏鼓励医学科研基金”二等奖,并于1994年获此项目专利。

而在此期间,美国加州的一个肿瘤研究中心发现了储大同的文章,邀请他去美国协作完成研究。M.D.Anderson肿瘤中心的老板得知消息后,再次邀请储大同一同合作。应邀到美国做完两年的肿瘤基因研究后,储大同欣然接受宋少章老师的邀请,再次选择回到中国。

行进篇

创建国际第三大临床肿瘤学会

王金万说,储大同回国时,中国肿瘤学术研究的水平与国际水平相比差距较大,但已经有很多走出国门的有志之士了解到国外的模式,受国外大会氛围和学术环境的影响,大家非常希望能够效仿国外的模式,成立一个有影响力的学术组织。

经过业内很多专家的推荐和讨论,最后大家确定推举储大同牵头做这件事情。王金万说,其实理由很简单,“储大同肿瘤学基本功扎实且英文特别的好,和外国学者沟通起来没有一点障碍。另外,因为吸收了西方先进的医疗知识,他的很多想法都比较超前,而且做起事来非常认真。”

就这样,在肿瘤界老一辈专家的支持下,储大同发起并创建了中国抗癌协会临床肿瘤学协作委员会(CSCO),并连任两届执行委员会主任委员。在今天看来,CSCO的主任委员是多么令人敬仰的地位,但在建立之初并没有这般的喜悦和优越。

据CSCO办公室刘宝印回忆:“1997年,CSCO刚刚成立的时候,我们是在管道密布、阴暗潮湿、不足8平方米的地下二层办公”。当时,储大同教授给出的座右铭是“我们不是领导,而是服务机构”。可想而知,这样一个弱小的机构要请来国内外知名专家开会是有多大的难度。

而通过努力储大同做到了。在他的领导下,2003年5月,CSCO与ASCO正式达成互认互惠“姊妹学会”会员关系,CSCO从此加入了“肿瘤界的WTO”。

2004年6月,CSCO再度与ESMO达成互认互惠“姊妹学会”会员关系。8年的时间,CSCO成为了国际上第三大临床肿瘤学会。

虽然到目前为止,CSCO也已经换了4任主委,但他提出的“多学科合作、多中心合作”这两种操作模式,不仅成为了肿瘤领域认可的方式,也被临床其他学科陆续地采纳应用。

卸任后的储大同教授感到无比的轻松,终于可以放下心思主攻临床。然而,对于中国这样一个人才渴求的国家来说,怎可放过这样的人才。2006年,储大同又背负重任,参与创建中国老年学会老年肿瘤专业委员会(CGOS),并连任两届主任委员。

畅想篇

感受医学与生活之美

再过些日子,储大同就要过71岁生日了。他说:“人不可能永远年轻,自己这几年已经感受到老龄的警钟,现在必须要抓紧培养年轻人‘上位’了”。所以,他已经开始为自己退休后的生活做些打算了。

看似没有欲望的储大同其实有很多爱好,只是平时繁忙的工作和事物把这些都给扼制了。林娟如说,储大同不仅是一位音乐爱好者,还是一位摄影爱好者。他在家里收集了很多的唱片和带子,都准备退休后慢慢欣赏。

而他对摄影的痴迷更有意思。储大同的同事杨林说:“记得有一次,储主任为了拍一张照片花了10多分钟,他非常注重画面的构思与布局,譬如为了让摄影画面更加完美,他会考虑画面主体应该放在哪里,需要几个层次才能突出主题。”

另外,令储大同最大的欣慰就是老伴林娟如也快退休了,无人照料的生活快要结束了。经常照顾储教授的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VIP病房副主任医师赵龙妹说,储教授家的冰箱里装满了速冻饺子和馄饨,他每天至少一顿是这些食物。

而储教授的想法是,退休后想亲自为老伴做些像样的饭菜。储教授说,前年老伴在医院做手术,他正在筹备召开CGOS和几个大型的国际临床试验,一天都没有照顾老伴,只好让自己的弟妹照顾她,自己对老伴亏欠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大家都以为,忙碌了一辈子的储教授总算可以闲下来了。然而,虽然不再出门诊,可储教授推动中国肿瘤学发展的心思却永远都放不下,还没等退休,他就已经开始筹备出第四版的《当代肿瘤内科治疗方案评价》了。

结语

储大同教授一辈子没带过一名研究生。记者在采访ASCO主席桑蒂·斯万博士的时候,和他谈及过这个问题时,他用不怎么地道的中文表述:“这不是储大同教授的遗憾,这是中国人的遗憾。”

其实,在大家看来,储大同教授为中国肿瘤培养的人才数不胜数。他在建立CGOS之初就设立了专项基金,专门用于资助年轻的肿瘤临床医生出国深造。他常说,中国的肿瘤学发展要靠年轻人才有希望。

今天的中国在国际肿瘤界已经占有一席之地,国际指南的更新也会参考中国提供的病案数据,中国人已经拥有了自主研发的抗肿瘤新药,这就是储大同教授当年回国希望看到的场景,今天储大同教授的中国肿瘤学发展之梦已经圆了。

查看信源地址

编辑: 李娜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