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武利尤单抗获批成为中国首个治疗头颈部鳞癌的免疫肿瘤药物

2019-10-09 19:35 来源:丁香园 作者:
字体大小
- | +

·纳武利尤单抗是中国首个且目前唯一获批用于治疗头颈部鳞癌的 PD-1 抑制剂

·纳武利尤单抗是首个经Ⅲ期临床试验证实可显著改善头颈部鳞癌患者生存期和生活质量的单药治疗

·与标准治疗相比,纳武利尤单抗可降低死亡风险 32%,提高两年生存率近 3 倍 [1]

·纳武利尤单抗已被国内外权威临床指南列为头颈部鳞癌二线治疗的推荐用药 [2],[3]

近日,PD-1 抑制剂纳武利尤单抗(nivolumab,欧狄沃®)已正式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批准扩大适应证,适用于治疗接受含铂类方案治疗期间或之后出现疾病进展且肿瘤 PD-L1 表达阳性(表达 PD-L1 的肿瘤细胞 ≥ 1%)的复发性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癌(SCCHN)患者。

作为中国首个获批上市的免疫肿瘤药物,纳武利尤单抗于 2018 年 6 月率先在中国获批用于经治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头颈部鳞癌是纳武利尤单抗经中国药监部门优先审评审批后予以批准的第二项适应证。伴随该项获批,纳武利尤单抗成为中国首个且目前唯一用于治疗头颈部鳞癌的 PD-1 抑制剂,标志着中国头颈部鳞癌治疗正式迈入了免疫治疗新时代。 

「此次获批是基于 CheckMate 141 临床研究,包括了不论 PD-L1 表达和 HPV 状态的经铂类治疗失败的复发性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癌患者。结果证实,经纳武利尤单抗治疗的患者可观察到持续的总生存获益。」中国临床肿瘤学会头颈肿瘤专委会主委、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肿瘤医学部副主任兼一期临床试验中心主任郭晔教授表示,「纳武利尤单抗是首个经Ⅲ期临床试验证实单药治疗可显著改善复发性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癌生存预期与生活质量的免疫肿瘤药物,将引领中国头颈部鳞癌治疗的变革。」

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常务副院长马骏教授表示,「纳武利尤单抗的此次获批将突破中国头颈部鳞癌数十年未有新药出现的困境。我相信免疫肿瘤治疗在未来将与手术、放疗、化疗、靶向治疗 『齐头并进』,为中国头颈部鳞癌患者提供全新的治疗选择。」

高复发低生存,头颈部肿瘤患者生活质量差

在中国,每年新发病的头颈部肿瘤患者超过 13.5 万,死亡病例约为 7 万 [4],人数远超其他国家及地区,且呈逐年上升趋势。在头颈部鳞癌患者中,约 50% 会出现复发且多发生于 2 年内 [5],[6],[7]。对于一线治疗失败的复发性或转移性患者,其五年生存率仅 3.6% [8]

此外,由于头颈部肿瘤位置特殊,传统疗法与肿瘤本身在一定程度上会损坏头颈部器官功能,影响患者语言及进食,导致其营养摄取、心理健康与社会功能显著受损 [9]。患者迫切希望出现新的治疗选择帮助其延长生存、提高生活质量。

高质量长生存,纳武利尤单抗革新头颈部鳞癌治疗

此次纳武利尤单抗获批治疗头颈部鳞癌是基于一项纳入中国患者人群的全球Ⅲ期临床研究 CheckMate 141[10]。结果表明,与研究者选择的标准治疗(多西他赛、甲氨蝶呤或西妥昔单抗)相比,纳武利尤单抗将铂类治疗失败的复发性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癌患者的两年生存率提高近 3 倍达到 16.9%(标准治疗组 6.0%),中位生存期延长至 7.7 个月(标准治疗组 5.1 个月,图 1),死亡风险降低 32%,任何治疗相关不良反应发生率为 61.9%(标准治疗组 79.3%),3-4 级治疗相关的不良反应发生率仅为 15.3%(标准治疗组 36.9%)[11]

111111.jpg

图 1 CheckMate 141 研究纳武利尤单抗组中位 OS 达到 7.7 个月

在头颈部鳞癌 PD-L1 表达阳性(≥ 1%)的亚组中,纳武利尤单抗带来的生存获益更为显著。与标准治疗相比,接受纳武利尤单抗治疗的 PD-L1 表达阳性患者的两年生存率提高超 5 倍达到 18.5%(标准治疗组 3.4%),中位生存期达到 8.2 个月(标准治疗组 4.7 个月),死亡风险降低 45%。

2222.jpg

图 2 CheckMate 141 研究 PD-L1 阳性亚组分析中纳武利尤单抗组中位 OS 达到 8.2 个月

根据头颈部肿瘤生活质量评估量表(EORTC QLQ-H&N35)结果,与标准治疗相比,纳武利尤单抗在治疗第 9 周或第 15 周被观察到可显著改善患者生理疼痛、张口问题、认知及社交功能。在纳武利尤单抗治疗组中,患者总体健康状况维持或改善的时间延长至对照组的近 2 倍,中位时间达到 5.4 个月(标准治疗组 3.1 个月)[12]这证明了纳武利尤单抗不仅可延长头颈部鳞癌患者生存期,还可显著改善其生活质量。

「纳武利尤单抗在中国扩大适应证的意义非凡。它印证了中国政府加速创新药惠及中国患者的『新力度』,同时也标志着纳武利尤单抗在中国将正式开启泛癌种治疗的『新征程』。」  百时美施贵宝中国大陆及香港地区总裁 Marek Vasicek 表示,「作为第一家将免疫肿瘤药物带向世界、惠及中国患者的生物制药企业,我们始终坚持『以患者为中心』,将自身在免疫肿瘤领域的国际视野与全球经验引入中国。未来,我们将持续关注中国患者最迫切的临床需求,积极探索免疫肿瘤治疗在胃癌、肝癌、食管癌等中国高发癌种中的应用,为更多中国患者实现『给生命以时光』的美好愿景。」 

纳武利尤单抗是唯一由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直接参与开发的 PD-1 抑制剂,目前已在全球超过 65 个国家及地区获批 18 个适应症,涵盖肺癌、头颈部鳞癌、胃癌、肝癌、肾癌、结直肠癌、尿路上皮癌、黑色素瘤、霍奇金淋巴瘤、胸膜肿瘤在内的 10 个瘤种,惠及超过 300,000 名患者。

参考文献

[1] Robert L. Ferris, George Blumenschein Jr., et al. Nivolumab vs investigator’s choice in recurrent or metastatic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of the head and neck: 2-year long-term survival update of CheckMate 141 with analyses by tumor PD-L1 expression, Oral Oncology 81 (2018) 45-51

[2] National Comprehensive Cancer Network. NCCN clinical practice guidelines in Oncology: Head and Neck Cancers (2019.V1)

[3] 中国临床肿瘤协会(CSCO),《头颈部肿瘤诊疗指南》(2019.V1)

[4] Wanqing Chen, Rongshou Zheng, Peter D. Baade,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 CA CANCER J CLIN 2016;00:00–00

[5] Pignon JP, le Maître A,  Maillard E, Bourhis J. Meta-analysis of chemotherapy in head and neck cancer (MACH -NC): an update on 93 randomised trials and 17,346 patients, Radiother Oncol 2009;92:4-14.

[6] Bernier J, Domenge C, Ozsahin M, etal,. Postoperative irradiation with or without concomitant chemotherapy for locally advanced head and neck cancer. N Engl J Med 2004;350:1945-52.

[7] Cooper JS, Pajak TF, Forastiere AA, etal. Postoperative concurrent radiotherapy and chemotherapy for high-risk squamous-cell carcinoma of the head and neck. N Engl J Med 2004;350:1937-44.

[8] Argiris A et al. Cancer. 2004;101(10):2222-2229.

[9] 马秀芬, 郑家伟. 头颈癌病人手术后的心理特点分析 [J]. 中华护理杂志, 1993 年第九期:557-558.

[10] Naomi Kiyota, Yasuhisa Hasegawa, et al. A randomized, open-label, Phase III clinical trial of nivolumab vs. therapy of investigator’s choice in recurrent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of the head and neck: A subanalysis of Asian patients versus the global population in checkmate 141, Oral Oncology 73 (2017) 138-146

[11] Robert L. Ferris, George Blumenschein Jr., et al. Nivolumab vs investigator’s choice in recurrent or metastatic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of the head and neck: 2-year long-term survival update of CheckMate 141 with analyses by tumor PD-L1 expression, Oral Oncology 81 (2018) 45-51

[12] Kevin J Harrington, Robert L Ferris, etal. Nivolumab versus standard, single-agent therapy of investigator’s choice in recurrent or metastatic squamous cell carcinoma of the head and neck (CheckMate 141): health-related quality-of-life results from a randomised, phase 3 trial

文章来源:肿瘤资讯公众号

编辑: 李婷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