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CO2019 妇瘤内容盘点:宫颈癌篇

2019-06-11 12:55 来源:妇瘤空间 作者:刘继红团队
字体大小
- | +

宫颈癌口头报告

摘要 5503

一项对比新辅助化疗联合手术和同期放化疗治疗 Ib2-IIb 期宫颈癌的研究结果

J Clin Oncol 37, 2019 (suppl; abstr 5503)

Gemma Kenter

张楚瑶 译 

背景

这项多中心临床研究基于新辅助化疗(NACT)联合手术比较同期放化疗(CCRT)在 Ib2-IIb 期宫颈癌治疗中的争议而开展。该研究随访即将结束,在此发布初步的研究结果。

方法

2002 年 5 月至 2014 年 6 月,620 例 FIGO Ib2-IIb 期的宫颈癌患者,随机分成新辅助化疗联合手术组(NACT 组,N = 311)和标准的同期放化疗组(CCRT 组,N = 309)。NACT 组中,广泛子宫切除术要求在顺铂为基础的化疗后的 6 周内完成(顺铂累积最小剂量为 225 mg/m2);CCRT 组中,放疗剂量为 45-50 Gy,同期使用顺铂周疗(每周 40 mg/m2)增敏。主要研究终点为 5 年总生存率(OS)。临床试验注册号:NCT00039338。

结果

中位随访时间为 8.2 年(95% CI = 7.8 年-8.6 年),两组随访时间相似。共有 191 例患者(31%)死亡。两组间年龄、分期和组织学细胞类型分布平衡。459 例患者(74%)按研究方案完成治疗(NACT 71%,CCRT 82%)。NACT 组中,238 例患者(76%)接受手术治疗,未按方案进行手术治疗的主要原因为毒性(25/74,34%)、疾病进展(18/74,24%)和化疗效果不理想(12/74,16%)。NACT 组有 113 例患者(36.3%)另外接受了辅助放疗;CCRT 组有 9 例患者(2.9%)另外接受了手术治疗。NACT 组发生短期严重不良事件(SAE,≥ 3 级)的百分比高于 CCRT 组(35%vs21%,P<0.001)。NACT 组和 CCRT 组的 5 年 OS 分别为 72% 和 76%(相差 4.0%(95%CI:-4%-12%),HR 0.87,95%CI: 0.65-0.15, p = 0.332)。

4.jpg

结论

初步结果显示,NACT 组和 CCRT 组的 5 年 OS 无显著差异,提示生活质量和长期毒性是制定最佳治疗方案的重要因素。最终的研究结果将于 2019 年 4 月公布,包括长期毒性和不同预后因素的治疗效果。

刘继红教授点评

对局部晚期宫颈癌的新辅助化疗一直存有争议。这项多中心随机对照临床研究的初步结果发现,新辅助化疗后手术与现行标准的同期放化疗相比,对 Ib2-IIb 期宫颈癌患者的总生存没有差异,提示新辅助化疗后手术可能成为另一种治疗选择。然而,两组中均有部分病例交叉,即新辅助化疗手术组有 36.3% 的病例接受了放疗,同期放疗组有 2.9% 的病例又接受了手术治疗,这需要进一步分析。摘要中表明,「最终的研究结果将于 2019 年 4 月公布」,因此,其结果有可能会在这次会议 6 月 3 日的口头报告时更新,敬请关注现场报告。

此外,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一项在研的 RCT 研究(SYSG0002/CSEM006)与此项(EORTC 55994)研究设计基本相同,目前仍在入组中,其结果也将进一步为这两种治疗方法的比较提供证据。

摘要 5504

开腹与微创根治性子宫切除术治疗宫颈癌患者的复发率:700 例患者的多中心分析

J Clin Oncol 37, 2019 (suppl; abstr 5504)

Shitanshu Uppal

代大年 译

背景

比较开腹和微创下根治性子宫切除术的结局。

方法

回顾性分析 2010 年 1 月 1 日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在多个中心确诊为 IA1、IA2 和 IB1 期的宫颈鳞癌、腺癌或腺鳞癌,并进行根治性子宫切除术的病例。

结果

在 704 例符合入选标准的患者中,185 例(26.3%)接受了开腹手术,519 例(73.7%)接受了微创手术。接受开腹手术治疗的患者年龄更大,术前及最终病理评估宫颈肿瘤更大,IB1 期和辅助治疗的患者比例更高。与微创手术组相比,开腹手术组患者的中位随访时间更长(44 月 vs30.3 月,p<0.001)。两组患者的人种分布、体重指数、合并症和术前组织学类型相似。开腹组的复发率为 13/185(7%)和死亡率为 10/185(5.4%),而微创组中复发率为 42/519(8.1%),死亡率为 26/519(5%)(p 值无统计学差异)。然而,在多因素分析中,在控制了人种、合并症、术前肿瘤大小、组织学类型和分级,以及吸烟状况后,微创组的复发率更高(OR 2.24,95%CI 1.04-4.87,p = 0.04)。

在第二个模型中,除了先前提到的因素,我们还纳入了淋巴脉管间隙侵犯、接受辅助治疗和阴道切缘状态。微创手术仍然与较高的复发率相关(OR 2.37,95%CI 1.1-5.1,p = 0.031)。对于术前肿瘤大小 ≤ 2 cm 的病例进行亚组分析,开腹组的复发率为 5/121(4.1%),微创组的复发率为 25/415(6%)(p = 0.34)。多因素分析显示,在该亚组中微创手术复发率并无显著增高。微创组中有 26 例患者没有使用阴道举宫器,也没有发现复发。相比之下,宫内举宫器(V-care/Zumi/Rumi)和阴道举宫器(EEA sizer/Colpo Probe)组的复发率分别为 19/270(7%)和 22/210(11%)(p = 0.119)。   

5.jpg

结论

在这项大型回顾性分析中,接受微创手术的早期宫颈癌患者有更高的复发率。对于术前评估肿瘤直径 ≤ 2 cm 的患者,开腹组与微创组的复发率相似。举宫器对增加复发的作用应在患者群体中进一步研究。

刘继红教授点评

2018 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同期发表了两篇关于宫颈癌微创手术与开腹手术的对比研究,报道了微创手术的肿瘤治疗结局明显劣于开腹手术的「意外」结果,在国际妇科肿瘤界引起强烈反响,特别是前瞻性随机对照研究(LACC)的高级别证据给临床实践带来了极大的影响。此后,全球各地多个中心都在回顾自己的经验, 关注不同国家或不同中心的经验是否与 LACC 研究一致。

此次 ASCO 会议上口头报告的这项美国的多中心回顾性研究,也同样发现接受微创手术的早期宫颈癌患者有更高的复发率!这再一次警醒我们医者,不能无视房间里的这头大象(The elephant in the room, 英国谚语,意指「视而不见」)。这项仅 700 多例的回顾性研究能被 ASCO 会议选为口头报告,也说明国际顶级肿瘤学术组织对这个问题的重视。对这个客观事实不能再视而不见,不能再盲目应用微创手术,要严格掌握微创手术的指征,好的技术被滥用也可能造成严重不良后果!

3.jpg

文中插图由妇瘤空间微信公众号(ID:gh_6313d44f3df8)授权使用

封面图来自站酷 PLUS

编辑: 蒋辛培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