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皋军:首个TACE治疗指南发布将规范肝癌非手术治疗

2018-06-25 17:23 来源:丁香园 作者:刘敏
字体大小
- | +

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年会(CCI 2018)于 2018 年 6 月 14~17 日在南京召开,会议期间,《中国肝细胞癌经动脉化疗栓塞(TACE)治疗临床实践指南》正式发布。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会长、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兼介入与血管外科主任滕皋军院长接受了媒体采访,详细介绍了 TACE 治疗临床实践指南编写及发布的情况以及波士顿科学中青年医师 TACE 病例大赛,探讨如何通过 TACE 术式的规范化和标准化使我国肝癌患者更早获益。

TACE 介入治疗是肝癌患者非手术治疗之选

肝癌是全球第二大致死率的常见恶性肿瘤 1,也是位居我国恶性肿瘤发病率第四位、死亡率第三位的常见恶性肿瘤 2,全世界每年有 55% 的原发性肝癌发生在中国,严重危害了国人的生命健康 3。滕皋军院长指出对早期肝癌的治疗首先推荐早期切除或肝移植。但肝癌起病隐匿,我国肝癌患者在初诊时常已处于中晚期,导致手术切除率低,需要使用非手术治疗方法。高循证医学证据证明经导管动脉化疗栓塞术(TACE)是安全性、有效性最高且最好的肝癌非手术治疗方法,可用于无法进行手术治疗的肝癌患者(如 B 期、C 期肝癌患者)的治疗。

TACE 也是最常见的肝癌非手术治疗方法之一,中国每年有约 60~80 万例 TACE 治疗病例,但中国缺乏比较权威的 TACE 治疗指南,导致临床医生在 TACE 治疗过程中缺乏规范化与标准化。目前我国 TACE 治疗的临床操作多借鉴于国际指南,未能完全满足中国患者的实际治疗需求。巴塞罗那肝癌治疗指南(BCLC 指南)是目前国际上最公认的肝癌治疗指南,却不太适合中国患者的实际情况。如 BCLC 指南中说明只有 BCL 中期(B 期)肝癌适合 TACE 治疗 4,5,但大量临床数据证明在中国肝癌患者群体中 C 期肝癌最主要的治疗方法就是 TACE,且在 C 期用 TACE 治疗效果非常好 6。故亟需一个更适合中国肝癌患者实际需求的权威性指南用以指导中国临床医生开展 TACE 治疗临床实践。

TACE 指南发布推动术式的标准化与规范化

为进一步规范我国 TACE 治疗的临床实践,在中国介入医师协会得主导下,数十位介入医学专家响应与支持,并由 7 位专家执笔,在国际权威指南的基础上,结合我国肝癌患者的特点及 TACE 应用的真实临床实践经验,遵照与遵循了国际指南编写的惯例及循证医学的标准,共同编写了首个《中国肝细胞癌经动脉化疗栓塞(TACE)治疗临床实践指南》(以下简称 TACE 治疗临床实践指南)。在今年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年会的会议首日,来自全国各地的介入医学专家共同见证了《中国肝细胞癌经动脉化疗栓塞(TACE)治疗临床实践指南》的发布。

TACE 治疗临床实践指南的核心内容是标准化的治疗;同时,抗病毒治疗、保肝等综合治疗方式也是指南的一大亮点。我国肝癌大多是由乙型肝炎经乙肝、肝硬化、肝癌三步发展而来 7。而西方国家的肝癌更多的是经丙肝、肝硬化、肝癌三步发展而来;日本的肝癌也是基于丙肝为主 8,9。抗病毒治疗是一种很好的乙型肝炎治疗方法,在国际 TACE 指南里面很少提到抗病毒治疗。但抗病毒治疗对中国肝癌患者是至关重要的,很多证据证明抗病毒治疗对抗肝癌非常有效。针对于这一项中国肝癌患者的实际临床情况,在中国的 TACE 治疗临床实践指南里推荐 TACE 治疗前后要结合抗病毒治疗,并特别强调围手术治疗中抗病毒治疗的重要性。

多方合作共促 TACE 指南的广泛应用

目前为止,在我国开展介入技术主要以三级医院为主,二级医院相对少。中国介入医师协会自 2017 年开始,已有 1.3 万多例介入医师注册,其中六、七千医生在做 TACE 治疗。TACE 治疗临床实践指南颁布后需要一个好的推动机制以使其能够得到更为广泛的推广与应用,如利用学会的影响力及与企业合作的机制来做推广。为此,今年 4 月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与波士顿科学肿瘤介入部门建立战略合作,将波士顿科学中青年医师 TACE 病例大赛引入成为中国医师协会介入医师分会官方赛事,并将 TACE 治疗临床实践指南作为评判标准,以竞赛的形式共同推动 TACE 治疗临床实践指南在各医院及中青年医师间的广泛应用。

波士顿科学公司是全球知名的医疗器械供应商之一,波士顿科学中青年医师 TACE 病例大赛是由波士顿科学于 2017 年在介入放射领域内策划、举办的贯穿全年的全国系列赛事,着眼于在推广 TACE 手术的标准化治疗的同时,为介入放射领域的青年医师提供个人风采展现的平台。从 2017 年第一届举办以来,得到了业内专家的高度评价和广泛的热议。

结论

介入医学是一门年轻的学科,随着介入诊疗技术的成熟与发展,介入治疗已经成为了我国原发性肝癌的非手术治疗的重要手段。《中国肝细胞癌经动脉化疗栓塞(TACE)治疗临床实践指南》的发布填补了我国多年来在该术式上规范化和标准化指导的空白,对我国介入医学的发展及介入医学在一些肿瘤领域的深入应用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TACE 治疗临床实践指南的发布和推广将促进介入诊疗技术在各级医院的规范化和标准化,让介入医师精确地掌握 TACE 治疗方法,从而惠及更多中国肝癌患者。


参考文献

1 Cancer Genome Atlas Research Network. Electronic address, w. b. e. & Cancer Genome Atlas Research, N. Comprehensive and Integrative Genomic Characterization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Cell 169, 1327-1341 e1323, doi:10.1016/j.cell.2017.05.046 (2017).

2 Chen, W. et al.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66, 115-132, doi:10.3322/caac.21338 (2016).

3 Fu, J. & Wang, H. Precisio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of liver cancer in China. Cancer letters 412, 283-288, doi:10.1016/j.canlet.2017.10.008 (2018).

4 Forner, A., Reig, M. E., de Lope, C. R. & Bruix, J. Current strategy for staging and treatment: the BCLC update and future prospects. Seminars in liver disease 30, 61-74, doi:10.1055/s-0030-1247133 (2010).

5 Llovet, J. M. & Bruix, J. Systematic review of randomized trials for unresectable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Chemoembolization improves survival. Hepatology 37, 429-442, doi:10.1053/jhep.2003.50047 (2003).

6 Zhou, B. et al. Prospective Study of Transcatheter Arterial Chemoembolization (TACE) with Ginsenoside Rg3 versus TACE Alone for the Treatment of Patients with Advanced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Radiology 280, 630-639, doi:10.1148/radiol.2016150719 (2016).

7 Wang, F. S., Fan, J. G., Zhang, Z., Gao, B. & Wang, H. Y. The global burden of liver disease: the major impact of China. Hepatology 60, 2099-2108, doi:10.1002/hep.27406 (2014).

8 Llovet, J. M., Burroughs, A. & Bruix, J.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Lancet 362, 1907-1917, doi:10.1016/S0140-6736(03)14964-1 (2003).

9    de Villa, V. & Lo, C. M. Liver transplantation fo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Asia. The oncologist 12, 1321-1331, doi:10.1634/theoncologist.12-11-1321 (2007).

 

编辑: 蒋嫣燕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