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麟教授:ADJUVANT研究开启NSCLC术后辅助治疗新时代

2017-12-04 17:03 来源:丁香园 作者:
字体大小
- | +

临床试验是推动临床决策变革的核心力量。每一次革命性的治疗理念更新,背后一定是有强有力的来自临床试验的循证证据的支撑。2017 年 11 月 22 日,由吴一龙教授牵头的Ⅲ期多中心临床研究 ADJUVANT 研究(CTONG1104)的全文在顶级肿瘤学杂志 The LANCET Oncology 在线发表,首次确立了表皮生长因子受体酪氨酸激酶抑制剂(EGFR-TKI)吉非替尼在可切除的 EGFR 突变阳性 II-IIIA(N1/N2)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术后辅助治疗中的地位,证实吉非替尼辅助治疗 2 年较化疗可带来无病生存期(DFS)延长 10.7 个月的显著获益。

这项成果一扫长期以来 TKI 在辅助治疗领域的探索屡遭失败的阴霾,将 TKI 从晚期治疗前移到 NSCLC 治疗早期。该研究 PI 吴一龙教授在新闻发布会上充满信心地指出,这项成果将会带来 NSCLC 治疗的一次开天辟地的变革,并将很快被写入中国和国际指南。

ADJUVANT 研究会为 NSCLC 的临床实践和临床研究带来怎样的变革?成果发布的喜悦还在心间荡漾,在新闻发布会后,丁香园就 ADJUVANT 研究的后续研究主要参与者之一中南大学湘雅医学院附属肿瘤医院邬麟教授进行了专访。

ADJUVANT 研究之后:早期肺癌基因检测的普及

随着靶向药物在 NSCLC 晚期患者治疗中核心地位的确立,对于 NSCLC 晚期患者,必须进行 EGFR 突变检测的理念逐渐深入人心,但在早期能手术的患者中,尚未建立必须进行基因检测的概念。

邬麟教授指出,ADJUANT 研究公布以后一定会极大推动早期肺癌基因检测的普及。ADJUANT 研究结果显示,早期能手术的、淋巴结阳性的 NSCLC 患者,在术后服用吉非替尼辅助治疗,较化疗可以获得更长的 DFS,且能获得更好的生活质量。但是,这一获益显然只发生在经过甄选的 EGFR 突变阳性的病人亚组中。如果不进行基因检测,就无法从庞大的术后人群中挑选出能从吉非替尼靶向治疗获益的这部分患者。对术后患者普及基因检测有利于我们精准选择吉非替尼辅助治疗有效的患者。

ADJUVANT 研究之后:术后 TKI 的使用

ADJUVANT 研究的发表,使得 TKI 的适用范围从晚期拓展至术后辅助治疗领域。那么,术后 TKI 辅助治疗需要进行多久呢?邬麟教授指出,鉴于 ADJUVANT 研究的疗程是 2 年, TKI 辅助治疗的标准疗程目前也设定为是 2 年。再长时间的治疗是否可行还有待更多的研究证实。

在术后 TKI 辅助治疗期间,如果发生了复发或转移,应该如何决策呢?邬教授建议,根据 TKI 的服用时间可采取不同的应对策略。对于服用吉非替尼已满 2 年的患者,出现复发或转移可以再次选择吉非替尼治疗,与在晚期患者中一样,再次服用 TKI 依旧有效。事实上,在 ADJUVANT 研究期间,我们已经在部分患者中看到了这一现象。而对于术后服用 TKI 不足两年即复发的患者,虽然这种情况非常少见,但也可以看到,此时必须换药治疗。这类患者复发的原因和机制目前还不明确,有待进一步的研究。邬教授指出,我们相信对 ADJUVANT 研究患者的后续跟踪数据会为我们回答 TKI 术后辅助治疗期间的复发模式和耐药机制的发生提供一些启示。

ADJUVANT 研究之后:辅助靶向治疗研究去向何方

ADJUVANT 研究开启了 NSCLC 靶向药物辅助治疗的先河。在此之后,辅助靶向治疗还有哪些热点?邬麟教授强调,ADJUVANT 研究之所以能够成功,与严谨的实验设计密切相关。正因为选择了最可能从 TKI 辅助治疗获益的患者群体开展研究,才避免了西方研究失败的命运。因此,后续研究的主要方向之一就是,探索更加精准的辅助治疗。ADJUVANT 研究仅是针对 EGFR 突变的患者,NSCLC 还存在 ERK、K-RAS、S-mad 等其他多种突变,携带这些突变患者应该选择怎样的辅助靶向治疗,才能有生存获益,是我们亟待回答的问题。

其二就是要继续夯实 EGFR 突变患者辅助治疗的证据。邬教授指出,仅仅一个 ADJUANT 研究是不够的,我们欣喜地看到,在今年的世界肺癌大会 (WCLC) 上,天津肿瘤医院王长利教授主持的 EVAN 研究结果公布,这项 II 期研究证实,与长春瑞滨联合顺铂(NP)化疗方案相比,厄洛替尼辅助治疗可显著提高 IIIA 期 NSCLC 术后患者的 2 年 DFS 率,患者 DFS 也显著延长。这一结果为 ADJUANT 研究数据提供了佐证。相信在未来 2~3 年,我们还会看到更多类似研究,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埃克替尼等 TKI 都会相继拥有自己的辅助治疗数据。这些数据累积起来,可能会对未来的临床决策、实践、指南产生重要的影响。

在 ADJUANT 研究之前,在 NSCLC 术后辅助治疗中,化疗一统天下。但实际上化疗只可能对一部分患者有作用。ADJUANT 研究打破了化疗一统天下的格局,靶向辅助治疗开始占有一席之地。在精准医疗时代,未来我们需要将患者细化分为各种亚群,选择不同的辅助治疗方案,使每一组患者都有最大的生存获益。这就是邬麟教授眼中的后 ADJUANT 研究时代,一个更加精准的 NSCLC 术后辅助治疗时代正在开启。

编辑: 龚雪梅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